牧者心聲

教牧心聲

轉載自「爾道自建」
       亞哈隨魯經過⼀連串事件,應是疲累不堪。這連串事件由他失眠那夜開始(六 1),發覺那位忠⼼救他⼀命的末底改卻未得到應得的獎賞,然後接納了哈曼的建議(六 2-9)。王也許只有在第二次宴席前稍休息片刻,然後就與哈曼趕赴以斯帖的宴席。席間發生的事可說是峰迴路轉,哈曼的罪名是因謀害及侮辱王后而敲定,結局就是被掛在自己製造的木架上。哈曼自食其果,使整個故事的局面扭轉,往後就要看三位人物,即亞哈隨魯王、末底改和以斯帖如何收拾殘局了。

閱讀全文: 局面扭轉的諷刺(斯 8:1-8)

       過去的我,原抱持宣教是要依循著先由身邊人近處開始,才能到外地人 遠處服侍的導向思維觀念;而普世宣教則更是要到跨文化的他國地域才能 進行!但年初,我完成了一個由生命堂聯會主辦的宣教課程「把握時機」後, 突破性地使我對普世宣教的思維原則改變了。它指出全球的一體化形勢下, 在本地近處也可進行遠處的宣教使命服侍。這樣更新了我以往只考慮近處 作佈道、遠處作差傳的宣教策略。原來今天已無須遠行,在近處的身邊, 也可以有普世跨文化的宣教工場!

閱讀全文: 把握使命新機遇

       筆者最近看了《Regarding the Pain of Others》1,此書表面上探究攝影,實際談戰爭和苦難的本質,同情的局限和良心的責任。得悉有人遭逢大難,信徒本應心感同情,或出手援助,最少是祈禱記念,但碰到政見相左、民族立場或失德者,即未幸災樂禍,難免如書中提到像看第一次大戰戰壕的影像而無動於衷。心靈強健、深信福音奧秘如我們或對自身苦難豁達如約伯:「我知道我的救贖主活著,末了必站立在地上」,信身後必得公義的主平反(伯十九25~26),但這信念實不宜加諸像透過新聞及照片知悉的受苦者身上——以為他們不會白白受苦,神必報應云云。如此遙望實與麻木不仁無異——將責任卸給神,消滅慈心,不動指頭。

閱讀全文: 旁觀他人之痛苦